最终还是没跑成横滨马拉松

10月29日,下午3点45分,我在机场的候机座椅上醒来。 透过窗户看着外面,人流,车辆都如同往常一般,完全看不出几个小时前,政府还发出预 警,因为22号台风「拉苏」的关系,横滨马拉松锦标赛宣布取消。 周六晚上,调好了3个7点钟起床闹钟的我,被旅店服务员告知:「陈桑,真是抱歉,明天的马拉松已经被取消了。」,然后把手提电脑转过来,马拉松官方网址上多了一块新的蓝色白底的告知: 根据气象厅No 22台风 的预报, 明天举行的大会时间,横滨马拉松锦标赛比赛的区域正好进入强风区。 »

搬家前随记

在北京城里,搬家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。 今年6月老房子的租约就满了,为了离工作的地方更近,于是我搬到了公司不远处的一个小区里。 老房子所在的小区,那林荫道旁的长椅总有三三两两的人坐着对话。妇女们一边择菜,一边谈论的话题离不开房子、孩子或者是邻居的长短,一些年纪较长的老阿姨还会叼着烟,老阿姨多半是卷发的,常常会在自家楼下一个人打着电话。 小区里夜晚会在路边的壮年男人不常见,多半是头泛花白、看着像是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老头,三三两两在路灯下,手边总离不开玻璃瓶的啤酒。到了早上,同样的一批人会提着鸟,去到市场旁边的空地上。 —— 那儿到了周末,就会有一些剪头的师傅,带上工具,平地上放一把椅子,就开始张罗生意。 »

老店长的十字切再也没有了,我们都很怀念他

淡路町有一家有名的烤猪排店,叫做「山一(Yamaichi)」。 如果用Google Map 搜索「Yamaichi」的话,在评价中你可以找到这么一条: 就在一些日子前,老店长还健在的时候,尽管我还是一个没吃过高价炸猪排的年轻家伙,但我还是咬咬牙决定吃一次特级里脊肉猪排。这超过2000日元的价格还是让我有点震撼,但它端上来时,份量就更加让我惊讶了。猪排用漂亮的十字切切开,肉的截面十分漂亮。 「这可是刚做出来的呢!」老店长说到。 咬开香脆的酥皮,肉和脂肪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。就在那一刻,我对一切的感觉变得非常贪婪,想要吸收到所有的味道。 »

这一年,我的十个关键词:(2016)

在北京的第五年已经走到了尾巴,如果不是假期的到来,我也不相信这一年会过得那么快。 攫取出这一年的是个关键词,大概就是这些吧: 一、电影 和去年毫无规律的生活比起来,今年我的生活稳定了很多,观影量也多了121部,接近回归过去的水平线了。生活具有了操纵感——无论是真实抑或虚幻,都让我感到十分的满足。我的年度十佳:《八恶人》、《聚焦》、《年轻气盛》、《路边野餐》、《踏血寻梅》、《萨利机长》、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、《错乱的一代》、《边境杀手》、《生门》 二、 »